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在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各种麻烦事情不少。之前飞碟社被爆出存在偷漏税的情况,现在日本知名动画制作公司GONZO的财报公开,公司目前的赤字已经高达5亿9700万日元,总债务超过34亿日元。这样的数据也是显示公司的状况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糟糕的状况,虽然之前GONZO一直都有赤字和负债,但逐渐累加已经到了极限,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有什么对策。

动画制作公司 GONZO 近日放出了 ACQUIRE
开发的游戏《秋叶原之旅》改编同名动画的 PV 第一弹。

封面来源:《特种部队 Sigma 6》

株式会社GONZO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动画制作公司,他们制作过包括《全金属狂潮》、《最终兵器女友》、《甲贺忍法帖》、《天才麻将少女》、《濑户花嫁》、《宇宙战舰提拉米斯》等在内的优良动画作品,现在正在播出的《圣斗士星矢:圣斗少女翔》也是由他们制作的。

本次的放出的 PV
中可以看出,新作动画使用了全新的角色,不过故事的核心依然是围绕着脱衣展开,不知道游戏角色们是否会登场呢?

采访者:zyy;整理:酱牛腱

不过有所可惜的是游戏第一作大受好评的原画师 TANU 并未参加这次动画制作。
TANU
在之前曾担任过《TARITARI》、《旋转少女》等动画的角色原案,并都获得了较高的评价,虽然他没有参与《秋叶原之旅2》的制作,不过若能在动画中复活粉丝们一定会狂喜吧。本作动画的制作阵容和《这就是声优》较为接近,
GONZO 也准备将培养已久的新一代动画人们投入战场了。

——能否请您谈一下您导演日美合作动画《特种部队 Sigma
6》时的情况?我们知道当时GONZO对海外市场野心勃勃,搞了不少项目。

《秋叶原之旅》动画将于 2017 年 1 月正式播出,伴随着动画播出的同时 PS4
游戏《秋叶原之旅2》的动画纪念特别版也将发售,包含了以往所有的 DLC
以及动画联动新内容。

静野:确实,那段时间的GONZO膨胀到一个非常大的规模。社长和董事会主席都致力于开拓新的动画商业模式。他们当时尝试了很多东西,包括走向海外,和大型电视台合作,股票上市等等等等。这些对于至今的日式动画的小规模制作风格而言可以说是相当革命性的。不过GONZO在这方面确实做出了很多创举,但是也有点操之过急了(笑)。脚下还没来得及站定,身量却已经越来越大越来越肥。这自然及进入了自古以来的常见模式:有金钱聚集的地方就会有狗苟蝇营之辈闻风而来。虽然GONZO当时得到了了巨额的财富,但是引来了更多的逐利小人。公司逐渐开始举步维艰,恰好我就是那个时候在GONZO担任监督,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个波澜万丈的时代,吃了不少苦头。当时GONZO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各种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图片 4

——原来如此,自那以后您的工作重心就移向了日本之外。

监督:池畠博史

静野:是的,因为我在执导《特种部队》时和美国孩之宝有工作往来,和美国的代理商也建立了不错的关系。所以之后一部分工作委托就不通过GONZO而是直接发到我这边来。我当时做了很多想来各位读者是没有机会看到的影像。你们可能知道,好莱坞的做法和日本不一样,你要拍用日本漫画原作、用日本人设、或者用像我这样的日本监督来拍好莱坞电影的话,首先不可能光靠纸面上的企划书吸引来投资。按美国的做法,首先要让投资人看过企划书后,投钱让你做个PV试片。不用太长,一分钟的短篇,依靠这个短片再去吸引投资人投入大笔金额,我当时接了不少这种情况下的PV工作。说来最近有一部刚公布标题的著名作品,那部作品用于初期引资的PV就是我制作的,但是普通观众恐怕就无缘得见了。

系列构成:兵头一步

——那么有没有可能找您拍完PV后接着拍正片?

角色设计:满田一

静野:正片肯定大换血啊。各位在中国能看到的好莱坞大片和最开始的PV肯定也都是完全不同的。

动画制作:GONZO

——这个对投资人是不是有点忽悠的意思呢?

动画PV:

静野:不会不会(笑)。正相反,正片有了充裕的资金只会质量更高,会升级。PV的功能大约就是告诉投资人“这片大概就是这么个内容”,然后把这片的魅力尽量在一分钟的PV内传递出来。举个例子,一开始让我五千万日元做个PV,看了这个五千万的PV,结果投资人满意了,一百亿两百亿日元蹭蹭往外掏,掏出来做正片,所以正片肯定只会更好。

图片 5

——这也和您之前提到的话题对上了,您擅长短时间内作时髦值高的片。

视频原址:;

静野:是啊,所以我这方面工作还是接的很多,接PV。不少音乐人的PV我都有参与,但是是匿名,合同上规定我不能在外谈到我参与了制作。在美国工作的时候也有接到过AVEX和吉本兴业的委托,为圣饥魔II乐队的复活制作作品。当时收到的要求是用动画风格给圣饥魔II做PV,这个PV我是有具名的,所以报出来也OK。

视频截图:

——说来您也制作了上海世博会上的3D动画。

图片 6

静野: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最开始我从联合国收到的工作委托是希望做一个迈克尔·杰克逊的PV在世博会上播映。迈克尔有几首曲子的相关权利是拿在联合国手里的,他当年除了捐助给联合国巨额的捐款外,作为一位艺术家,他也把自己的一些曲子捐给了联合国。当时联合国是希望我能够帮他们制作一首尚未公开的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的PV,这也是我参加这个项目的契机。

图片 7

——然而这个项目最后似乎并没有继续下去?

图片 8

静野:真要到制作的时候才发现,迈克尔·杰克逊的曲子的权利非常复杂,很多公司都有牵扯。结果各处都表示你要做这个是不是先得问过我们一声?于是这就还得再去搞相关许可,事情就复杂化了。但联合国本来打算把迈克尔这个新PV作为上海世博的发布内容,这个项目如果进行不下去的话,联合国就要在世博上开天窗了。于是索性另起炉灶,找到我让我出个原创情节原创角色,然后做一个当时尚未成为主流的戴3D眼镜看的立体电影短片。要求是一个小时左右,然后题材是对于环境问题的思索,由联合国出资我来做。

  • «
  • 1
  • 2
  • »

图片 9

《希德尼娅的骑士》海报

——原来如此。我们接下来想请您聊聊关于《希德尼亚的骑士》的话题。不知监督您有没有喜欢的科幻小说或者漫画呢?

静野:其实我特别不擅长读字、读文章。当然不是说我不识字,但是我很难把文章记到自己脑子里,只能转换成影像进行记忆。比如说我读篇文章读了一行,结果这个故事的影像就在脑内开演了,脑子里反映的不是文字而是影像,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所以我这脑子是读不来小说和漫画的,你要问我受过哪些书籍作品的影响,我只能跟你说我得了这种怪病(笑),受不了影响。

——那您有没有读《希德尼亚的骑士》的原作漫画以及二瓶勉老师的其他作品呢?

静野:比如说《希德尼娅的骑士》原作漫画,普通人读一册单行本,一天读完了,我需要花一周。我刚才说到的那个问题,真就是不慢慢读就不行,必须逐渐把里面的内容记忆到脑子里。所以我实际采取的是略读一点后,再让现场工作人员告知我漫画具体是怎样的内容。

——而且二瓶老师的漫画还特别难懂。

静野:没错,很难懂。不过二瓶老师是用画面展示作品的风格,动画画面还是从原作漫画那里得到了非常多可参考借鉴的内容。

——那您能否告诉一下从Polygon
Pictures接到这份工作的契机呢?因为您之前也说您原则上不做日本电视动画。

静野:一开始Polygon把《希德尼娅的骑士》的动画企划给我看的,我一看这不是个TV么。因为我有这个原则,最开始听说是TV,我本来是拒绝的,我说我不接TV动画。但是负责制作的Polygon
Pictures是一家没有做过日本深夜TV动画的公司,他们希望我能够指导一下动画的监督作业和演出作业方面的流程,所以才来委托我。如果他们是一家普通动画公司的话我可能觉得没意思就拒了,但既然他们是第一次做动画,又是一家全CG公司。我寻思这虽然是一部TV作品,但是工作内容实际上是比较新颖的,接了的话我自己或许也能在影像方面得到新的发现和灵感,于是最后决定接受这份工作。

——我们知道《希德尼娅的骑士》这个动画项目最初是由Polygon
Pictures向二瓶勉老师发出邀请的。实事求是说这部作品比过去的《BLAME》好懂了很多,但依然不能算是适合改编动画的作品。不知您在监督过程中是否有遇到一些困难?

静野:确实,我阅读漫画原作时最先感受到的也是这样。这不是一部会去主动讨好读者的漫画,只有那些能够接受这部漫画的读者才能坚持读下去。所以我当时也有点疑惑,动画到底是不是应该按着原作这风格来呢?或者说既然会找到我这种娱乐精神如此旺盛的人来导演,也许他们就是希望我把动画搞得简明易懂一些?于是我就去找制片人和原作者二瓶老师咨询这事儿。制片人和二瓶老师异口同声说,漫画就是漫画,动画是动画。二瓶老师表示说我可以尽管把动画拍的简单易懂没有问题。拿到这个许可后,我就打算把动画做成哪怕只看动画不看原作,也能够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世界观,以及预测下一步将要发生的剧情。为此我给系列构成村井贞行的要求就是把故事写得简明扼要一些。

——确实如此,我们看动画也发现了多处和原作漫画不同的改编,这些改编也是得到二瓶老师同意的么?

静野:一开始制作现场做了五话。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原作的某些情节或者情感可以有多种解释,有些读者会解释为悲伤,有些则解释成愤怒或是欢乐。这种把判断交由读者的,读者可以主观决定解读方向的画格或是台词非常多。所以我忍不住就去问老师您这里到底是打算写怎么个意思。一开始是通过漫画编辑进行交流,我们发给编辑,编辑问了老师再把答案返给我们。然而这一来一去流程太费时间,我就说“二瓶老师要不您来参加剧本会议得了”。结果老师高兴坏了说一定要参加,于是大概从第五话开始,老师就一起列席动画的剧本会议。我们读漫画时不懂或者不明确的情节,意义模棱两可的画都可以直接当场咨询老师。老师当场回答我们“啊,这里是这么个意思”。从老师这里获得正解后,我们再把正解整理后以简单易明的形式展现给观众看,这就是当时动画剧情的制作模式。

(未完待续)

图片 10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相关文章